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灵宝之战中,哥舒翰的二十万大军为何不敌安禄山两万人马?
灵宝之战中,哥舒翰的二十万大军为何不敌安禄山两万人马?

灵宝之战中发生在天宝十五年,大唐名将哥舒翰在潼关大败于安禄山的部将崔乾佑。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。

大唐天宝十四(755)载冬,震惊天下的安史之乱爆发。隆隆的战鼓声响彻了承平日久的中原大地,安禄山十五万渔阳突骑千里奔袭,将唐军那么一点丝毫无力的抵抗碾得粉碎,很快占领了东都洛阳,兵锋直指帝都长安。还好,名将哥舒翰不负众望,死死守住了长安的门户,潼关。

天宝十五载六月,随着各地对叛军卓有成效的抵抗,安禄山步入了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,使玄宗看到了在洛阳周围全歼叛军的希望。加上玄宗急于收复东都,结束叛乱的迫切心情,决定令哥舒翰率军出关,与叛军决一死战。

我们先来看看大战之前两军的兵力及形势:

安禄山方面,南下大军总共十五万。在攻城略地过程中有些损耗;沿途占领的郡县需要分兵把守;为了打开局面,江淮、江汉方向,安禄山都投入了重兵进攻。

郭子仪、李光弼进入河北后,在颜真卿等人率领的地方武装配合下,将史思明打得满地找牙,无奈之下安禄山又给他拨了两万;黄河沿线也得屯兵,防备郭子仪、李光弼以及潞州程千里率兵南下;洛阳留足防守力量后,由大将崔乾佑率领,能用于进攻潼关的部队只有区区两万,驻扎在陕郡。

唐军方面,封常清、高仙芝带回潼关的部队,加上长安另行招募的禁军等,约略有十一二万,这些属于未经战阵的乌合之众。

另外,入京勤王的部队有:哥舒翰麾下的陇右、河西二镇主力,加上朔方一部分,还有奴剌、契苾、浑、朱耶、吐谷浑、思结等十三部落的兵力,约略十万,这些兵与安禄山的东北三镇一样,是久经战阵的边军。据《旧唐书》记载,哥舒翰出潼关前,麾下兵力合计二十一万八千。

也就是说,哥舒翰二十万大军兵出潼关后,当面之敌只有敌将崔乾佑麾下的两万人马。所以,玄宗才敢一意孤行,坚决命令哥舒翰出兵。

然而,这么大的优势,哥舒翰却在灵宝与叛军的遭遇中一败涂地,逃回关中的仅有八千余人。如果说像封常清那样,麾下都是乌合之众也就罢了,但哥舒翰麾下还有不下十万能征善战的边军。怎会败得如此惨烈呢?

其实,战争是一项庞大繁杂的工程,每个细节都有可能决定成败,并非只是兵力多寡的对决。兵力占优,但结果惨败的战争在历史上屡见不鲜。哥舒翰之所以失败,有三大原因:

其一,著名边塞诗人高适时任监察御史,大军出征之际正在军中辅佐哥舒翰,对军中的情况十分了解。兵败后,高适向玄宗汇报战败原因时说:哥舒将军虽为人忠义,但病魔缠身,无法管理。监军们不理军务,大鱼大肉,以倡优为乐,而军士们连糙米饭都吃不饱,这样的军队怎么打胜仗。

其实还不止高适看到的这些,哥舒翰病得很重,朝廷委托副将田良丘代理军务,田良丘不敢专断,倚重王思礼与李承光,而二人为了地位高下明争暗斗。各部落军队到底隶属于谁也搞不清,物资分配杂乱无章。

大军中监军与士兵之间、高层之间,民族之间,矛盾重重,在这种情形下,即便战斗力再强的军队,也难以形成合力。

其二,安禄山叛军是大唐平卢、范阳、河东三镇兵马,虽是大唐边军但从将领到士兵,多是擅长骑射的游牧民族。

比如,名叫“曳落河”的精锐,是契丹与奚两个民族的壮士,主力八千多人全部是安禄山的养子;威震天下的同罗铁骑是突厥漠北铁勒九姓的一支;其余部队的主力也多是契丹、奚、室韦、靺鞨、突厥,以及东胡、杂胡等少数民族,即便有汉人,也是边地胡化严重的汉人。

这些人组成的部队,以父子、兄弟、义父子关系为纽带凝结在一起,战斗力、凝聚力极强。

游牧的习俗使他们对野战十分有信心,在安史之乱的多场战役中,即便有坚固的城池,他们也会放弃固守,倾巢而出,与对手野战。

而二十万唐军中真正有战斗力的则是哥舒翰手下陇右、河西两镇的兵马。虽然他们也常年处在对抗吐蕃的前线,但军中主力以汉人为主,即便有契苾、吐谷浑等少数民族军士,其战斗力也远不如安禄山的东北三镇。

在战场上相见,并不是五个乌合之众顶一个渔阳突骑;或者两个陇右武士拼一个曳落河这样的简单数量加减。一旦兵种的优势得以发挥,以少胜多并非难事。唐军固守城池没有问题,一旦在野外与敌军突骑交锋,再多兵马也毫无招架之力。

其三,打仗与打群架是两回事,并非人多势众就一定能赢。训练越发有素的部队,外界对其干扰就越小,打起仗来将士一心,如臂使指。纵使敌军千军万马,只要命令下达,照冲不误。

而唐军中,有一半还多是刚招募的市井之徒,他们的水准停留在打群架的级别。一旦敌军势大,便落荒而逃,不但起不到帮忙的作用,反而动摇主力部队的军心。

在哥舒翰大军对战叛军时,只是五万前军遭到了伏击,但后面的十几万主力,与黄河北岸哥舒翰率领的三万军队,看到前军败退,拔腿就跑,兵败如山倒,以至于潼关外的三条沟壑都被败军填满了。

战役结束后,最不相信这个结果的并非唐玄宗,而是安禄山。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么轻松就能突破潼关天险,大喜过望,但考虑到兵力捉襟见肘,且摸不清长安的防御力量,便勒令崔乾佑驻扎潼关,没敢进犯长安,玄宗才得以逃走。

潼关惨败后,唐军的大好形势毁于一旦,郭子仪、李光弼考虑到皇帝的安全,不得不从河北退回河东,以便随时支援关中。叛军洛阳与范阳老巢之间恢复了联系,河北郡县纷纷沦陷,在叛军的经营下,成为他们牢固的后方。安史之乱之所以前后延续八年之久,灵宝惨败有着很大的影响。

鼓楼区壹玖柒壹音乐餐厅  电脑版  手机版  鼓楼区黄楼街道办事处和信广场三期E205-E213